让更多人了解茶文化景观价值:茶文化景观保护研究和可持续发展国际研讨会

  原标题:让更多人了解茶文化景观价值——茶文化景观保护研究和可持续发展国际研讨会侧记
 
  原始森林、古木参天,人工栽培的古茶树生长其中,普洱景迈山上传承千年的林下种植茶树这一独特茶文化景观,以茶林丰富的生物多样性特征让各国专家大开眼界、赞不绝口……10月23日至24日,来自全球9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20余名文化景观研究领域专家齐聚普洱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实地考察普洱景迈山茶林文化景观,并研讨、交流分享世界各国茶文化景观资源状况和相关研究成果,对未来茶文化景观保护研究和可持续发展集思广益形成共识。
  价值阐释
 
  建立茶文化景观价值逻辑框架是当务之急。研讨会上,专家学者围绕“从文化景观角度研究认知茶文化遗产、茶文化景观遗产潜在的突出普遍价值、茶文化景观案例研究、活态农业文化遗产的研究、保护与可持续发展”等议题交流研讨。国家文物局专家介绍,不仅在中国,茶文化景观在其他多个亚洲国家同样有着丰富多彩的呈现。近年来,通过对中国茶叶种植起源、茶文化的形成与发展、茶文化景观的分布与特征等进行了详细梳理和研究,形成了中国茶文化景观报告。
 
  云南是中国的茶叶主产区之一,茶文化景观和自然遗产分布极为丰富。景迈山古茶林被称为“人类茶文化史上的奇迹”“世界茶文化历史自然博物馆”“茶叶天然林下种植方式的起源地”“人类农耕文明的奇观”。景迈山茶林文化景观完整地传承了人与自然、人与茶共生和谐的朴素理念,体现了“万物有灵”的宗教信仰和以“和”为核心茶文化的精髓,凸显了顺应自然、尊重自然、保护自然的卓越生态伦理和丰富生态智慧,是生产、生活、生态“三生”融合的文化活体,具有较高的历史、人文、生态、科研和品牌价值。
 
  “由于茶文化景观不像其他类型的文化景观给人扑面而来的直观视觉冲击,需要非常专业的解读和阐释,让人们了解茶文化景观的特征和形态所拥有的价值。”北京国文琰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文物保护责任设计师邹怡情说,这样的价值阐释将利于对公众的宣传和教育,也能引发当地社区对茶文化景观价值的认同,实现对自己民族文化传统的珍视和保护。
 
  保护研究
 
  保护研究是实现茶文化景观可持续发展最关键课题。在研讨会上,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文化景观专业委员会原主席、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茶文化景观主题研究负责人莫妮卡·卢恩戈作了题为“全球视角下的亚洲茶文化景观的文化和遗产价值”的主旨演讲。她认为,在景迈山上看到的茶文化景观具有很高的现实价值,当地政府部门在保护传统村落和自然生态方面做出了很好的榜样和表率。
 
  “我们要遵照传统的方式对文化景观进行保护,我的意见是这里的农民已经在茶林中劳作了数千年,留下的茶文化景观保护成果非常明显,我们应给村民们提供帮助和建议,让他们能够继续按照祖辈的方法,结合现代科学继续生产和生活,这样的结合会获得更好的效果。”莫妮卡·卢恩戈说,为村民们提供一些设备支持,给予一些专业合理的启发,他们就能在自己世代居住的土地上传承不息。
 
  穿梭在景迈山茂密的原始森林中,少数民族传统村落与自然环境融为一体,茶林、村寨、云海,无不让人感受到人与自热的和谐。“景迈山吸引我之处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与原始森林的互动方式。”简·列侬是澳大利亚资深的文化景观遗产专家,她说,景迈山上布朗族、傣族、哈尼族等村民们对森林和自然有传统崇拜,千百年来,人们精心呵护这里的森林系统,这里人类活动与自然生态呈现出良好的互动。
 
  来自泰国的哈塔雅·西丽帕塔那恭是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执委,她说,在景迈山看到了非常有效的、传统的保护古茶林的管理系统。常住在这里的各民族有着让子孙后代保护这些古茶林的信仰和传统,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要帮助更多的村民特别是年轻人学习种茶、制茶,把千百年来融入村民生活中的独特茶文化传承下去,同时还要进一步改善景迈山区域的交通等基础设施,只有交通改善了,才能让这里的茶文化传播出去。
  可持续发展
 
  普洱景迈山茶文化景观是由千百年来世代繁衍于此的布朗族、傣族群众悉心呵护,共同培育形成的以茶林为核心的森林生态系统,其独特的茶林种植方式、古老的茶叶制作技术、传统的民居建筑风格、原始的茶祖信仰、独特丰富的茶文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具体实践,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生动体现。
 
  茶树作为种植者一项重要经济来源,要实现茶文化景观的可持续发展,必须先处理好保护与发展的关系。不少与会嘉宾对茶文化景观与旅游产业的融合发展提出建设性意见,大家对景迈山启动实施临时管控措施、控制人流车流等做法给予肯定,认为要坚持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的理念,推进茶文化传承与茶产业发展相得益彰、深度融合,实现茶林文化景观的可持续发展。
 
  “对于保护工作来说,不是要把茶文化景观封闭在一个‘时光胶囊’里,而是要村民以科学合理的方式发展茶经济,对茶林村落的建设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实现茶树的经济价值与茶的文化价值平衡。”北京国文琰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文物保护责任设计师邹怡情说,发展茶经济带来的商业文化对传统村落风貌、传统民族文化的冲击,比如一些大型的茶厂、民宿以及旅游服务设施的建设,需要尽快明确建设导则以及村规民约来约束建设内容,实现发展与保护的有机统一。
 
  注:文来源云南日报,记者沈浩、李汉勇,文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责编:墨墨001
大发彩票app安卓品牌推荐